網站首頁 首頁 > 資訊 > 新聞 >  文章正文

已經走過16年的ChinaJoy:中危中前行

發布時間:2019-08-08 11:27:11  作者:網絡  來源:網絡  閱讀:128

      作為亞洲最大的動漫游戲展,ChinaJoy(以下簡稱CJ) 已經走到了第 16 個年頭。2004 年初,北京展覽館里,網易、新浪、盛大、索尼等廠商開啟了第一屆中國國際數碼互動娛樂展覽會。16 年之后,CJ 早已躋身國際四大游戲展之一,參展人數遠超美國 E3 大展和東京電玩展。
    已經走過16年的ChinaJoy:中危中前行
      B 站展臺的 Coser | Bilibili
      據 CJ 主辦方統計,今年展會四天合計入場人數達 36.47 萬人次,高于去年的 35.45 萬人次,創 CJ 歷史新高。其中,8 月 3 日單日入場人數高達 13.4 萬人次,刷新去年 13.3 萬人次單日入場人數的歷史記錄。
      但另一方面,展商數量卻在減少。從 CJ 主辦方公開的數據和現場體驗來看,B to C 展區變化不大,但在展商扎堆的 B to B 展區,場館數從去年的 4 個場館減少到 3 個,參展企業也從去年公布的「600 余家」減少到「約 500 余家」。全部 15 個展館的展商總數,從去年的近 1000 家減少到今年公布的 800 余家。
      經歷了 2015 年的那次整頓,每年都有很多唱衰 CJ 的聲音,但不可否認的是,每一年 CJ 參展的人數都在增加,展會的門票賣得也越來越火熱,去年到現場還能買到門票,今年門票早早賣光,很多展商的外部工作人員都沒來及買票進場,會場門口也多了很多黃牛收售門票的身影。
      可今年人們也有了更多唱衰的理由。游戲行業還沒能從去年版號凍結的窘迫中回復過來。根據中國音數協游戲工委和 IDC 發布的中國游戲產業報告,2019 年 1-6 月,中國游戲市場實際銷售收入 1140.2 億元,相比 2018 年 1 月至 6 月增長 90.2 億元,同比增長 8.6%,增速同比提高 3.4 個百分點。但相比以往,對中國市場而言,這樣的速度仍然稱得上緩慢。
    已經走過16年的ChinaJoy:中危中前行
      索尼展臺排隊的玩家
      不少行業觀察者認為,版號問題是今年展商減少的最主要原因之一。不僅一些名不見經傳的小廠,甚至一些多年的上市公司也沒有參展,加之如今廠商越來越傾向于錯開 CJ 高峰,獨自召開發布會,CJ 在游戲行業的權威性也就進一步受到了質疑。
      避免盛極而衰,成了 CJ 最重要的一個課題。
      從小眾聚會到泛娛樂陣地
      「票賣得一年比一年好了,」順網科技首席戰略官徐鈞說道,他坦言 CJ 的規模已經基本到了極限,「作為超大規模的展會 ChinaJoy 已經是差不多要做到極致了。」而順網接下來最重要的一個戰略命題,「就是如何讓一年一次的 ChinaJoy 不落幕。」
    已經走過16年的ChinaJoy:中危中前行
      育碧展區的觀眾
      2016 年 6 月,順網科技收購 ChinaJoy 主辦方上海漢威 51% 的股權時,雙方定下了為期三年的對賭協議,上海漢威需要在 2016 年度、2017 年度、2018 年度實現分別不低于 6700 萬元、8000 萬元和 9300 萬元的凈利潤數。
      三年下來,上海漢威 2016 年度實現凈利潤 7689 萬元;2017 年度實現凈利潤 8903 萬元,2018 年前 10 個月就實現了 1.01 億元的凈利潤,完全達成了與順網的對賭。
      一鼓作氣,今年 2 月,順網完成了對上海漢威剩下 49% 股權的收購,將這一亞洲最大動漫游戲展的主辦方收歸為全資子公司。
      對主營網吧平臺的順網而言,CJ 補充了它對用戶線下的接觸,同時通過展會,順網可以接觸到更多的業內廠商,在線上業務開展更廣泛的合作。
      「線下能直接觸達用戶,這是個非常寶貴的資源。」徐鈞說,他認為任何一家廠商,一旦有了相當的規模,在營銷方式上一定會選擇線下。「我們行業內觀察,BAT 也好,硬件廠商也好,它其實正在越來越重視線下,因為他在線上是需要線上線下結合來發展出高粘度的,或者說高質量的用戶。」
      在英特爾包場的 E2 場館里,輪番站臺的電競戰隊比偶像團體還要受歡迎。絕地求生的 4am 戰隊,英雄聯盟 LPL 賽區的 iG、EDG 和 RNG 戰隊,還有來自韓國 LCK 賽區 Gen.G 戰隊的兩位隊員,選手們一旦出場,整個場館就炸開了鍋。尤其第三天,兩位剛剛退役的 RNG 選手還沒登上展臺,聞訊而來的熱情粉絲們就把整個場館堵得水泄不通,一些不慎被帶進人流的觀眾,這一刻被擠得動彈不得,完全無法脫身。徐鈞與 iG 戰隊的隊長 Rookie 一起參加活動時,就一下子被電競的粉絲們震撼到了。「下面粉絲嚇我一跳,iG 粉絲的規模已經大到了我難以想象的程度。」
    已經走過16年的ChinaJoy:中危中前行
      英特爾展館 | 視覺中國
      「要放在去年,絕對不可能。」徐鈞說道。過去一年,中國戰隊在諸多國際賽事上表現出色,尤其 iG 戰隊在英雄聯盟全球總決賽中的奪冠,給國內的電競市場打下了一針強心劑,電競行業正處在前所未有的巔峰狀態。
      對于徐鈞這樣很少接觸電競的人來說,CJ 給了他一個近距離觀察電競人群的機會,撇開間接的媒體報道,他得以在這里直接感受粉絲對電競的狂熱。
      除了電競,在為期四天的 ChinaJoy 上,還有游戲、動漫、國風、模玩等等各種年輕人的「小眾」圈子。談起國風,徐鈞笑說自己在杭州見過很多國風唐裝的年輕人,「(剛開始)有時候還一愣,后來我發現已經變成常態了,大家誰也不去注意穿那些服裝的孩子,它已經從二次元文化、吸引眼球的非常規文化變成了主流的文化,像我們這些『老年人』就不能不去接受它。」
      瞄準這些年輕人:CJ 上來了新物種
      與早些年單一的游戲展不同,多年下來 CJ 已經發展為一個涵蓋游戲、動漫、互聯網影視與音樂、網絡文學、電子競技、智能娛樂軟件及硬件等多領域的大型國際數字娛樂展覽會,其包容性遠遠超出了一個傳統展覽會的范疇。對想要接觸年輕人的品牌和廠商而言,觀眾人數年年創造新高的 CJ 正是線下活動的最佳選擇。
    已經走過16年的ChinaJoy:中危中前行
      高通主題館 | 視覺中國
      所以在 CJ 上,觀眾們能看到越來越多的非傳統游戲和動漫的廠商和品牌。比如近幾年來「包館上癮」的英特爾,這次再次包下了一整個場館,同時與京東合作,擺出了一系列搭載英特爾芯片的硬件設備。另外一邊,移動設備芯片大廠高通也包下了一整個場館,與小米、一加、vivo、OPPO、黑鯊等手機廠商一起推動移動游戲在 CJ 上的地位。
      目的明確的還有一些銀行,他們在 CJ 現場開設了或大或小的展臺,共同的特點是,展區里往往有幾排方便填表的桌椅,供來往逛展的觀眾注冊信用卡。差異在于有些保留著原汁原味的銀行風格,有些則搖身一變成了二次元展館。今年是中國建設銀行上海支行第二次來到 CJ,他們搭建了一個極具漫畫風格的展區,配合各種輕松的游戲,場內駐足甚至排隊的觀眾并不少于同場館的其他二次元衍生品展商。更特別的是口腔護理品牌佳潔士,它與近年來大熱的二次元 IP 魔道祖師合作,擺出了一個二次元風格的電動牙刷展臺。
    已經走過16年的ChinaJoy:中危中前行
      天貓吉祥物 | 視覺中國
      最標志性的改變是 CJ 場館門口每年一換的巨大模型,過去幾年這里大多擺著動漫形象或者游戲道具,但今年卻赫然站著一只天貓的卡通形象。
      阿里巴巴高級營銷專家張智淇對極客公園表示,天貓內部調查發現,很多人對天貓的印象是用戶群體偏向于青年甚至中年用戶,天貓決定在品牌營銷層面作出改變。今年 2 月,天貓內部確定了年輕化的營銷方向,他們首先找到中國最大的二次元社區嗶哩嗶哩,讓天貓以卡通形象的方式加入后者一年一度的線下活動 BML。
      3 月,CJ 主辦方主動找到天貓,邀請后者像今年的英特爾和高通一樣以包館的方式加入 CJ。在此之前,天貓大多是通過與其他品牌合作的方式設立展位。
      雙方一拍即合,但由于第一年辦獨立展臺,天貓沒有承包一整個場館,而是置辦了一個大型展位,舉行「天貓無限派對」活動,邀請平臺上樂高、大疆、炫邁和珀萊雅等多個品牌加入,同時擔任整個 CJ 的獨家數字營銷合作伙伴。
      在 ChinaJoy N1 場館最醒目的位置,「天貓無限派對」引來了最多單日 13 萬余人的客流。「可以確定的是,我們明年還會來,而且規模只會變得更大。」張智淇說道。
      張智淇承認這次天貓的展臺還有很多不足之處,他們在觀察其他傳統 CJ 廠商的展臺后發現了自身存在的一些問題,對 CJ 的受眾人群,他們還有很多東西需要學習了解。但反過來,天貓等品牌的強勢加入,也讓 CJ 本身的屬性發生了改變。「我們來到這里,就把自己當成了一個新物種。」張智淇談到天貓與 CJ 的合作時說道,而新物種的加入,必然會改變原本的生態。
湖北快三走势图一定牛